当前位置:新中原美术培训学校 >美术教程 >浏览文章

浅析我国近代水墨画的标志性人物

时间:2016年05月31日 来源:本站原创
 水墨画的完善和改革主张是从中国近代开始的。近代第一个将水墨画笔法严格实践的人是徐悲鸿,他在理论上主张对中国画进行改革和完善,在实践上真正落到了实处,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近代中国画、水墨画、素描的技法,成为全才型的中国画领袖人物。
 
    真正能打动人的艺术,不是那些纯写实和抽象的东西,而是二者不同程度的结合所产生的作品,中国水墨人物画恰恰注意到了这一点。关于中国人物画,古人造出了“惟妙惟肖”、“形神兼备”、“栩栩如生”等赞美写实作品的词汇,这是中国人独有的审美意识,当我们一旦看到西方的写实主义作品,便会怀疑这些词汇的可靠性,任你读遍历代名家人物画,也难寻到“传神阿堵”之中的神情,从顾恺之到任伯年都没有完成这一任务。但是,中国水墨人物画有其自身的面貌与特点,如果中国水墨人物画一旦达到几可乱真的地步,那便丧失了中国水墨人物绘画的精神要义。
 
    回顾“文革”期间的中国水墨人物画,总觉得被套在一个框子里,虽偶有好作品出现,如《说红书》、《矿山新兵》等。改革开放之后,世界一下子变小,画家的目光开始远射,多元体的绘画形式应运而生,总而言之大繁荣带来了大混乱,看似逐鹿中原,实则有枪就是草头王。不管颜面、不顾地位、更无自尊的你刚唱罢我登场。五花八门的怪词汇、怪绰号不绝于耳,带有“王”字的大旗此起彼伏,他们拉拢关系、收买舆论,连欺世盗名之辈也博了个名利双收。“国画大师”、“著名画家”、“国家一级美术师”的桂冠满天飞,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物欲大于精神、自我高于英雄、实惠多于信仰、经济价值错位、伦理道德沦丧,应该说是社会整体精神的失落。
 
      现时的中国水墨人物画,确切的讲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,人体被逐渐“物化”,将人体任意肢解、任意抽象、任意丑化,并有部分人将污蔑了自己民族的形象推到国外去。还有一部分画家,基本功不够扎实,为了走捷径,便选入了最新锐人物画家的方阵,这一方阵所引导的水墨人物画已偏离了写实的价值判断体系。连所谓的一些大名头及各协会的部分负责人也都瞄准了“孔方兄”,使自己原本还看得过去的作品已逐步趋于商品画。 他们没有正确的道路,没有正确的方法,没有坚韧的毅力,缺乏对时代和思潮的理解,缺乏对自身的认识,人云亦云、急功近利、急于求成、朝三暮四、浅尝辄止,正是“企者不立;跨者不行”,想欺骗别人,最后欺骗了自己。
 
      人物画完全以人为表现对象,寄托了画家对人的思考,对社会的思考,体现人在社会上的生活和精神的存在,人物画与时代有着直接的密切关系,使读者看画便能触摸到社会的脉搏及观察到时代的特点,并使读者读懂其被刻画人物的阅历、思想及至行为,让人物的内心世界表露无遗,这是人物画作者所肩负的历史使命。